如果最坏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时代,那么艺术就在最好的时代

秋风秋雨愁煞人。

这个秋天, 北京和中国都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困境。

要了解经济的现状,只要观察周围的生活。

首先,看创业者。

我周围的创业者们,因为各种原因进监狱的,被监管的,假离婚的到处都是。

做影视的,没有内容可以输出,因为过不了审查。

做手机的,直接崩盘,苹果都卖不出去,山寨苹果的就算了吧。

每当有人跟我说:中国经济都是泡沫,你不觉得挤掉泡沫是应该的么?

我说:经济的勃发是对泡沫的信仰。你把泡沫捏碎了,那就是彻底崩盘。经济的跨跌,就是从信心被捏碎开始的。要挤出泡沫,绝不是消灭创业者的热情,而是要去扶持真正的产业。

其次,看创作者。

在北京,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被赶到六环外去了。

更多的艺术家连环都没有了,直接去了六线城市。

很多艺术家已经五年没有卖出一张画了。

艺博会上只有网红在直播,看不见藏家。

藏家们都在拍场上忙着捡漏。死了的艺术家越来越贵。被捡走的都是毫无疑问的经典。流拍了的全是当代艺术。

第三,看市民生活。

在水饺变得越来越贵的时候,卖得更贵的是猪肉。

在胡同里,居然连针头线脑都买不到了。

给我做家具的邬先生搬到河北去了。家具不做两年了。

给我做大理石的沈先生搬到天津去了。我找他要去另外一个城市。

给我做衣服的绣娘何云提前退休了。她说太累了,只想贱卖所有作品然后走人。

给我做镇纸的张闪星离开了北京。她信佛,说只要有佛祖保佑,回老家也行。

这样的时代,两样东西好卖。一个是灾难保险;一个是忧郁症心理咨询。

如果最坏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时代,那么今天的艺术就在最好的时代。

在欧美,再也没有专门为“中国当代艺术”做秀的展览,西方人再也没有对中国当代文化虚假的兴趣;因为他们对今天的中国,实在是没有兴趣只有忌惮。

中国人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:我们如何去构建一个属于自己文化的价值判断标准?

我们的文人历来只相信官府和皇帝。问题是:没有了西方标准的当代艺术,你还能信么?究竟是皇帝和官府可信还是外国人可信?如果都不可信,我们怎么办?

如果最坏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时代,那么今天的当代艺术好就好在被资本冷落了,被西方人冷落了,被投机者冷落了。

没钱炒作了。没钱做秀了。也没钱去倒买倒卖了。

这个时候,真喜欢画的人们出现了。真喜欢艺术的人也出现了。

在巨大的低谷中死抱着艺术不放的人,就是对艺术真正的信者。

不信皇帝,不信外国人,不信圈子,不信钱,不信吆喝和不做秀。这样的人都去做艺术,艺术就是中国人的希望。

我们要在这个精神上异常贫穷的时代,做有审美的,高级的人。

再也没有场子可以去表演了,没有社交可以去显摆了。

人们开始安静和持久地工作了。

阅读,思考,研究,静坐。

做一些审美中有光的事情。

做一些跟人类的高尚有关的事情。

做一些不给自己留名,而为他人解决困境的事情。

因为皇帝,官府,外国人,买办,都会过去的。只有创造,是永存的。

艺术最重视的,是创作者那个硬核的自己。

这个时代,在我们的创作中,我们可以尽情地展示真诚,慷慨和高尚。因为那些世故的人,已经再也没有资本去世故了。

那个用资本堆积来展示东西方冲突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。

真正的东西方冲突,正在以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到来。

而在冲突中的东西方,都还没有彻底明白:艺术远远不是政治,而必将高于政治。

那些用资本去堆砌和伪装的艺术垃圾,已经没有人愿意付出任何精力去维护了。

想知道什么是好艺术吗?

就是看战争来的时候,低谷来的时候,经济崩溃的时候,是不是还有人愿意付出生命去维护它。

在这个命运多舛的时代,最好的艺术,一定让人别无选择。

那些让我们付出一切去热爱和捍卫的才华,能让皇帝,官府,外国人,买办全都褪去他们的贪婪意志,因为对美的膜拜而蜕化为根本的人 —— 艺术在这个意义上是对人性的终极修复。

最好的时代里,孤独和寂寥齐行。冷清和摒弃并置。 哪怕是千里孤鸿,艺术留下的身影,也是高耸入云的喟叹。

只有想象力和前瞻性能够驱动表达的意愿。因为破冰的需要不仅是海的呼唤,也是人性和人本的呼唤。

冰逸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土匪资讯-汇集您关注的资讯! » 如果最坏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时代,那么艺术就在最好的时代

赞 ()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评论